中国工业设计协会理事单位
宇朔工业设计

中国工业设计协会 宇朔的工业设计之路

发布时间:2011-03-21

来源-| 2011-03-21 16:36 特约记者
 
眼下的国内市场上,售价在4000元左右的苹果ipad仍在风靡。而再过几个月,售价只有1000元左右,功能酷似苹果ipad的一款国产平板电脑将要推出,而且还有增加的功能。太诱人,太令人期待了。据说,这款将要上市的平板电脑既非山寨,也非粗制滥造,而是北京宇朔工业设计公司推出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
 
 
宇朔设计总监、清华美院的杨霖教授对这款产品充满自信,在他看来,自信并非盲目,而是源于宇朔用十年的艰辛付出和探索而形成的工业设计能力,这款产品是宇朔特有的经营模式的又一个成果。
说到宇朔,不能不提及宇朔的一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U盘设计。
很多用过U盘的人都曾有过这样的烦恼:在插拔U盘过程中,用着用着,就在不经意间把盘帽丢了。其实,这种烦恼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宇朔设计的“风行系列”U盘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宇朔的设计,采用盘帽与盘身相连的旋转拨开方式。这个产品已成为全球最大的U盘商家“金士顿”U盘中最畅销的一种,而其原创设计专利权就是宇朔的。就是这么个简单而智慧的小小的改良性设计创新,已经为宇朔赚得了数千万元的利润,而且至今还有很好的利润空间。这个创新设计充分体现了设计创新的市场价值。据保守的粗略统计,这个设计带来的仅仅在结构部分所形成的产值,已累计达十几亿元,这还不包括大量的山寨仿冒产品的产值。其实,设计创新常常不像技术创新那样的高、精、尖,它更多是来源于对生活的细致观察和对市场的准确把握,它就是一个闪现着智慧的简单创意,设计创新所采用的集成创新方法,能使成熟的技术发挥出最充分的效用和市场价值。
 
 
其实,对宇朔而言,设计创新只是宇朔工业设计的优势之一。关于这个公司,更值得一提的,是它的经营模式。现在大多数工业设计公司的经营模式是接受客户委托的产品设计开发,这种模式普遍存在着一种困境,就是在设计中常常要受到来自客户的种种设计限制,而且设计公司很少甚至不能获得知识产权,更有甚者,有些世界级企业的大客户拿出高额的“封口费”,连你是设计者的事实都不许说。这样的模式是宇朔最不情愿也是不常采用的。宇朔常用的模式有两种:ODM形式和资源合作形式的产品设计开发。这两种模式有一个突出的共同特点:主动设计。从而避免了委托设计模式的很多弊端。在宇朔的ODM模式下,他们最有名的产品莫过于之前提到的“风行系列”U盘。这个U盘,从设计到开模到产品供货,整个过程是宇朔自己投钱、调动资金和独立运作,产品加工制造的全过程也是在宇朔的严格把控下完成的。
 

 
宇朔的工业设计能力使其成为一些国际大品牌的合作伙伴。金士顿就是其中一家。金士顿在中国有多家供货商,而宇朔是唯一一家大陆企业,其他各家都是台湾厂商。现在每个月宇朔都要供货上百万套产品。杨霖说:“在供货商中,我们与其他几家最大的区别是,他们是搞加工的,而我们是唯一的一个工业设计公司。我们在不断地给金士顿推新品,而他们会有选择地接受。金士顿很清楚,这些供货商都有厂,就我们没有,但是我们没有厂就是很大的厂,全深圳的厂都是我们的厂,我们不断地给金士顿推荐加工厂,不断地进行品质管控,金士顿认为合适的我们就发展成为合作伙伴。”
对宇朔而言,因为具备工业设计能力,所以既能提供成熟的老款产品,更有能力进行产品更新。因此,宇朔在与全球著名的大企业的合作中,既能保有独立的知识产权,还能长期分享经济利益。
说起宇朔的观点和经验,杨霖侃侃而谈:“搞产品开发有三种形式。第一种叫企业主导型的,就是传统的,委托与被委托的形式。企业出钱请你设计,出来的东西跟你没关系,知识产权是人家的,你就是拿点劳务费而已。这种方式我们很少做,因为是被动型的。第二种叫ODM型的,就是原始设计制造商。我们只是用了这个词,我们并不是原始制造商,但我们强调的是,我们是原始设计。第三种就是现在我们所推行的,俗一点说,整合资源合作开发型的。我们很善于借鉴山寨市场的手段迅速开发产品。因为这符合中国国情。对宇朔来说,我们喜欢做后两种方式的事,就是主动型的。我们认为,这种主动型的与被动型的有本质上的区别。做被动型的设计,你就是能为再大牌儿的企业服务,能拿再多的钱,那也是人家的知识产权,跟你没关系。我们并不是说做被动型的设计就没有意义,这种事总是要有人做,但是如果只做这样的事情,就有问题了。工业设计强调创新,不能只是强调图纸上的创新,不能做图纸上的“农民”。所以,我们强调后两种方式,就是主动开发产品,然后推给那些大企业。”
就是基于这样的观点,近几年来,宇朔在积极推行整合资源合作开发型的产品设计开发。按照杨霖的说法就是:“我们不是以工业设计为手段,而是以工业设计为目的在搞工业设计。”在资源合作上,宇朔充分利用了虚拟的山寨产业联盟的制造优势和快速反应能力,以及国际大公司的渠道优势,以此为条件,在坚持自我投资、自我设计、自我监控的原则下,从设计开始,到产品推出,实现了全过程的资源整合。前文说到的,宇朔即将推出的功能酷似苹果ipad的1000元的平板电脑,就是这种整合资源合作开发型的工业设计模式下的又一个产品。宇朔整合利用了山寨的专业化制造能力,而推出的却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自我产品。这也就是为什么宇朔的平板电脑能像杨霖所说的,既便宜,还不粗制滥造。他给出的理由是:专业化的资源合作。具体做法就是,设计开发由宇朔负责,然后,由宇朔串联起其他的有关制造商,有做外壳的,有做显示屏的,有做芯片的……,因为之前已经对这个产品的功能、成本、市场等各个方面做好了缜密的调研和定位,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各个专业厂家之间的共同合作,有机协调,相互制约,互惠互利。
对这种整合资源合作开发型的模式,杨霖认为,这很适合中国国情。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工厂,加工制造能力已经很成熟,在为世界顶级跨国企业提供产品制造过程中,中国的制造业积累了丰富的生产经验。宇朔看中的就是这个。杨霖说,这些专业厂商都干得这么好,经验这么丰富,干嘛只为他人做嫁衣赏?咱们完全可以自己干。
在坚持探索这种资源合作模式的经营中,宇朔始终没有忽略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严把质量关。在宇朔公司,有近一半的人分散在合作厂家,作为驻场监理人员,他们对各个制造环节进行严格的质量监控。同时,由于宇朔掌握了大量的合作资源,使得他们能够有效地控制好采购成本和制造成本,做到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这样一来,宇朔就具备了三个优势:设计优势、制造优势、价格优势。因此,宇朔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优势就明显了,消费者也就能获益其中了。宇朔就是靠了这样的资源整合能力,摆脱了一般工业设计公司只是被动设计的境况,初步探索出了一种宇朔式的、以工业设计为目的工业设计公司的良性发展模式。
在宇朔的经验中,还有一个成功的特点,就是充分得益于知识产权。众所周知,搞创新是要承担风险的,尤其在中国。相较于西方发达国家,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还不够到位。设计专利被盗用,本应是宇朔进行创新设计面临的最大难题之一。多少企业都因为盗版猖獗、山寨横行而蒙受损失,畏于创新。但出乎想象的是,宇朔在侵权面前非但没有退缩,反而通过法律维权赢了许多赔金,更是不打不相识地赢得了很多渠道和合作伙伴。打官司对于宇朔来说,既是最给力的保护自己心血的方式,同时也成了减少损失的一种手段,更是成为了扩大合作资源,吸纳更多合作的有效途径。在全国范围内,仅从2010年起,被宇朔告上法庭的公司,就有70多家,挽回了经济损失400多万!说来很有意思,其实与全球多家著名品牌商的合作就是宇朔“打”出来的,中国有句古话:不打不相识!
宇朔从创立至今,十年风雨,为了探索出他们理想中的工业设计公司的经营方式,在摸爬滚打中付出过惨痛的代价。他们曾经冒险把赚来的钱都投在新品开发上,花大力气研发宇朔自己的MP3,结果因为错估了市场,赔得血本无归。但是,在探索如何实现工业设计的核心价值的道路上,他们却迈出了一大步。在杨霖看来,许多人,包括制造业,包括工业设计界,都把工业设计当成是手段,并没有把它作为目的去理解和发展。在很多制造企业中,设计人员的地位甚至与普通工人没什么区别。在很多工业设计公司中,靠图纸来迎合委托方要求的做法比比皆是,因为这样来钱更简单。然而,长此以往,工业设计的价值就会有所降低了。所以,宇朔坚持不单纯靠设计赚钱,他们所希望的,是通过打造具有整合资源能力的工业设计体系,在整体把握产品从设计到制造的全过程中,最终实现工业设计的核心价值。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杨霖所说的,工业设计是目的,不是手段。
谈到宇朔的经营模式,既是宇朔设计总监,又身为清华美院教授的杨霖非常感慨地说:“为了找到这样一条路,我们的弯路绕得太多了。我希望宇朔的模式能为同行们提供经验和借鉴,让大家少走弯路。”杨霖认为,时逢工业设计的大好时机,如果我们不能找到最有效、最快捷的工业设计发展方式,那就既对不起国家的重视,也失去了发展的机遇。

 

 

返回上一页